独家|这些年,我在路上见过的人心

摘要: 这些年,我在公路上见过的人心

12-13 09:02 首页 文化周末


遇·见



爸爸辽大卫(本名袁敦卫,在书信中常以“爸爸”“老爸”“老爹”“老豆”“粑粑”等称呼出现),文学博士,现居东莞。

妈妈李比菲(本名李鸿英,英文名Helen,在书信中常以“妈妈”“老妈”“喜妈”等称呼出现),心理咨询师,现居东莞。

女儿袁噜噜(英文名、小名LuLu,在书信中常以“LuLu”“噜子”“噜崽”“喜噜”等称呼出现),初中学生,现居东莞。



最让人无语的事情恐怕就是堵车了吧?



今年国庆,幸好我们没出远门,在媒体上看到东西南北各条高速都堵成狗,真是暗自赞赏自己一家人的英明(嘿嘿嘿,我们事先甚至都没商量,就一致决定待在家里)。

2014年年初那次让人刻骨铭心的堵车,让我对爸爸一提出开车回湖北老家就条件反射般产生抵抗的情绪:

“别开车了,老爸!我们坐高铁吧!”

“你还没堵够啊?”

“我宁可走路,也不想堵车!”

…………


2014年春节那次,在京珠高速岳阳附近,从下午五点多到晚上十一点,将近六个多小时,我们才走了十多公里。在我印象中,除了一条条红彤彤的长龙一直向前延伸,令人气恼的喇叭声萦绕在耳边,污浊的空气往鼻子里灌,昏昏欲睡的等待,老爸开着车像爬虫一样从这条道爬到那条道……我就不记得别的了!好不容易等到车龙稍微松动了一点点,还没走上几十米,刚刚升起的一丝渺茫的希望,瞬间又会沉到水底,就好像一口浓痰堵在嗓子眼里,想咳又咳不出来,想咽又咽不下去,真是度秒如年、生不如死啊!后来车子快没油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加油站,结果加油站都堵得像集市一样,根本开不进去。



(堵车即堵心--袁噜噜绘)



每当从肇事车辆旁边经过,我就会很懊恼地盯着它们看一会儿,心里恨恨地想着:“都怪你们!害得我们浪费这么多宝贵的时间,不然我早就躺在家里享受炭火盆的温暖了!”但是冷静想一想,或许那些肇事的人也很无奈吧,谁又愿意在路上跟别的车“亲密接触”呢?一万个人里面有那么几个人因为各种原因而驾车失误,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谁能保证自己永远不失误呢?


除了发生撞车事故,堵车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因为车太多了(或者也可以说是路太少了)!那为什么车多呢?因为大家的假期都挤在那几天啊!就算挤破脑袋也要出门的人谁也拦不住!我想,如果国家调整我们的放假方式,会不会有所改观呢?比如说国庆节放假,有些省份可以把国庆节放在假期的第一天,另一些省份可以把国庆节放在假期的最后一天!这样,原本挤在一起的七天长假就可以延伸为十三天,我们出门就不用那么挤了吧?那些弄得个别游客只能穿上纸尿裤的景点也不用“压力山大”了吧?


除了上面说的,我想堵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很多驾车的人不遵守交通规则,车一多大家都着急,谁都想赶在前面,结果就随意变道、插队、超速……结果就“杯具”了,就算是很小的事故,等到交警来处理,也足以造成几个小时的拥堵。有时一个人不守规则,要成千上万的人为他的行为买单,这不是超级不公平吗?所以,无心之过可以原谅,因为有意不守规则而造成严重的后果,就不能轻易原谅了!


这就是我对今年国庆大堵车的观察和理解,就算是“堵后感”吧。


LuLu  

2017.10.3



这些年,我在路上见过的人心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吊车司机。开车十五年,似乎没有发生过明显的事故,他的秘诀就是——相信车子没有眼睛,他常说:“车子的眼睛长在人身上。”


我自己开车八年多,在公路上被很多人气得爆过粗口,也肯定气过别人,被别人爆过粗口。总之,开车的人都在公路上亮出自己的人心,时间长了,有些人心变得更坚硬,更霸道,也似乎更有利于在公路这个有形的“战场”上取得各种胜利。但是,有些胜利却伴随着死亡的气息:有时你比别人快几秒,有时你比别人快几十年。这不是诅咒,而是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事实。我经常用这句话来警醒自己。


2014年2月4日,大年初五,我们一家三口从湖北回广东,驾车路过湖南长沙郊区,当时我们行驶在快车道,时速约为110~120公里(规定最高时速为120公里)。突然一辆严重超速(我估计时速在150公里以上)的白色越野车从我们右侧急速超车,然后并回快车道,与此同时我们听到一声异物撞击右侧车门的沉重的闷响,紧接着看到一只红色的易拉罐在车前方的路面上一闪而过。我们心里都很吃惊,我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虽然路上车辆不多,但我也不敢马上减速停车,而是到了服务区之后才检查车身,发现右侧后门把手下方凹陷了一块,油漆也剥落了。在表示愤慨的同时,我们也很庆幸那只易拉罐没有砸在前挡玻璃上,否则很可能就酿成惨剧了。


因为常常想起这件事,我也常常疑惑为何有些人会把别人的生命当虫蚁。至于其它让人“路怒”的情形,我经历得越多,我就越相信:公路是一条人心的展厅,它可以无限伸展,也可以即时观赏,它对人心的展示虽然未必精准,却也大体能看出一些边角:有人海阔天空,有人寸土不让,有人闲看花开,有人分秒必争,有人仗车欺人,有人因车自贱……所以,我觉得,如果不把人和公路、人和车辆——总之是人和他的创造之物有意识地连接起来,人的成长和这个世界的变化总是有些不同步,即便将来修筑多少高等级的公路,量产多少超豪华的车辆,都不能有效地解决“堵”的问题,因为很多时候的“堵”,不是在“路”上,而是在“心”里。更坦白地说罢:我觉得有些人,配不上他的车!而另外一些人,是他的车配不上他的人。


前几天,我们小区的门卫师傅半开玩笑地对我说:“你该买辆好车了!看看来你们家的那些亲戚朋友,谁的车不比你的好呀?”在我听来,这话非但伤不着我,反倒是一种奖赏,因为我理解的是:车子不好,可以用人心来“配平”,而人心有缺,用车子来弥补,恐怕就有点“南辕北辙”。


最后,我想对我的亲友们说:谢谢你们不根据车来判断一个人值不值得交往。希望我也不会。


辽大卫

2017.10.4




*本专栏系列文章在《南方日报·文化周末》“遇·见”专栏首发,敬请关注哦~



编辑:晴


——THE END——


微信:@文化周末

咨询电话:0769-22288616



首页 - 文化周末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