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煤不让烧、供暖又没跟上,这个冬天怎么过? | 今日话题

摘要: 霹雳手段应该配合过渡期的补偿政策一起实施。

12-12 15:26 张德笔 首页 今日话题



要点 | 速读


1、散煤危害大,从历史进程来看,属于一定会消失的物种。但禁止散煤后,煤改气工程又没有到位,供暖季怎么办?


2、霹雳手段应该配合过渡期的补偿政策一起服用,才算体面。


文 | 张德笔


一些人温暖如春的时候,可能想不到另一群人还在瑟瑟发抖。最近,几个省份禁止烧散煤动了真格,但“煤改气”却没有及时跟上。这事完全可以做得体面一些。


散煤危害确实大大大


11月29日,山西忻州一工地工人被拘留。为什么呢?因为烧煤取暖。不讨论这样的处罚是否站得住脚,只说一下烧散煤的危害有多大。


2016年,同样是山西,临汾市二氧化硫年平均浓度为83微克每立方米,到了12月,总体数据立马飙升到348,4倍之多。12月和全年平均水平中的变量在哪呢?就是采暖这一项。而且,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临汾市二氧化硫浓度峰值,大多出现在每天20点-23点之间,这符合居民采暖燃煤规律。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二氧化硫24小时平均浓度准则值为20微克每立方米,供暖季的临汾超标15倍。最要紧的是,二氧化硫是气体,普通口罩根本没辙。


烧散煤是没有办法的事。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如果有条件,谁不愿意用天然气,谁不愿意用电。但用散煤带来的严重污染,也是确凿的。环保部认为,去年供暖季发生的重污染天气过程中,二氧化硫浓度明显升高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民用散煤。


最近,京津冀三地联合印发实施《京津冀能源协同发展行动计划(2017—2020年)》。到2020年,北京平原地区基本“无煤化”;天津除山区使用无烟型煤外,其他地区取暖散煤基本清零;河北平原农村地区取暖散煤基本清零,山坝等边远地区农村取暖用煤总量控制在800万吨以内。


为治理雾霾,国家自2013年起在北方地区实施煤改气,要用天然气来供暖。但是呢,一直没有玩真格的。这次,通过河北、陕西、山西等地的网友反馈,确实是不让用散煤了,不容商量,不容置疑,必须照办。


不让烧煤,供暖又跟不上


供暖跟不上的范围,不敢瞎猜。在微博上,有不少人抱怨。但稳妥起见,只引用官方媒体的说法。


据陕西广播电视台的报道,在陕西农村的几所学校中,因为燃煤锅炉被拆除,导致在校师生无法取暖,难以过冬。为了达到减少污染的指标,学校把燃煤锅炉先拆了,但尴尬的是,学校既没有天然气管道接入,也没有能够承载全校空调供暖的大功率变压器。


据央广网的报道,山西省临汾市为遏制重污染天气,于今年冬天设置了155平方公里的“禁煤区”,家家户户陆续拆卸掉燃煤锅炉,并且家中不再留有散煤。但是呢,在临汾东城地区,被禁止燃煤取暖的家庭,迟迟没能迎来暖气,晚上的气温已经普遍在零度以下,老人孩子冻得不行,就是没暖气。


老人孩子怎么办?


只问一个问题,不让烧煤,煤改气又没有完工,让老人和孩子怎么熬。冬天是一些老年人的槛,对于身体机能减退、抗病能力减弱的老年人来说,过低的气温是有很大危害的。


煤改气是好事,但为什么推进存在难度?


作为不让烧散煤的替代方案,煤改气为什么在一些地方没有完工呢?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工程进度太慢。


临汾市住建局局长杜敏表示,由于环保限产停产和华北地区普遍推行清洁取暖工程,造成管材等施工所需材料、设备货源紧张,不能及时供应到位。而本次煤改气改造范围,很多在棚户区和建筑集中区,供热管网铺设难度大,工程量也非常大。


第二个问题是“气紧”。根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等多部门发布《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7)》,预计2017年中国全年天然气消费量2303亿至2343亿立方米,增速接近14%。


伴随着“煤改气”的实施,北方天然气需求急速上升,天然气消费量大幅增长,呈现“供不应求”的现状。这带来什么后果呢?


一位石油领域央企专家坦言,因为“煤改气”让北京等地天然气消费量快速上涨,山东、河南等地不得不限气。在山东庆云县,当地天然气公司宣布,由于中石油管道天然气销售公司每日审批给庆云县的天然气指标有限,只能在每日0:00至凌晨5:00将城区整体停气。


第三,虽然政府有补贴,但很多人还是觉得用不起。以河北省邢台市为例,“我家面积有150多平方米,若烧煤供暖,按去年的价格计算,刨去政府补贴后约花费1500元。煤改气后,平均每天花费40多元,一个供暖期下来,花费5000元左右。即使享受了补贴,自己也得掏4000元。”这就导致了,邢台市大吴庄村660多户居民,虽然全部完成了煤改气,做饭都用天然气,但囿于价格原因,还是有一半左右的人使用散煤取暖。


这事怎么能办得体面一点?


禁止用散煤,供暖又跟不上,在这个过渡期,应该如何把事情办得体面一些。可能至少有几点可以改进。


首先,应该认识到,清洁取暖并不等于“去煤化”。采暖不使用劣质散煤,并不等于取暖不烧煤,而是少烧煤、烧好煤。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就认为,有些地方片面追求煤改气、煤改电,不但增加了地方财政压力,还增加了居民采暖支出。


很多政府部门,将清洁煤推广难的矛头指向农民不配合。这样的分析常见诸报道:农民认为相比型煤,劣质“散煤”性价比更高,不仅便宜,而且燃烧效果更好。


烧散煤是因为穷啊!散煤每吨500至600元,清洁煤每吨900至1000元,买一吨散煤比清洁煤便宜400元。一家5口人,一个冬天大约要烧3吨煤,算下来,如果放弃散煤全部采用清洁煤,一个采暖季要多花1200元。既然政府要强力禁止散煤,为什么对于清洁煤没有多一些补贴?为什么有些地区连清洁煤都不让用?


其次,既然已经全面禁煤了,而有些地方迟迟还未供暖,应该想好兜底措施是什么,补救措施是什么。我们首先想到了电。来看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情况和山西临汾很像。半数以上的乌兰巴托市民居住在城市北部的棚户区,那里基本上没有集中供暖,很多居民靠在家中烧散煤取暖,二氧化硫严重超标。为了解决这一状况,鼓励居民多使用电热器,蒙古国政府去年把该国的夜间电价削减了50%。但还不够,还是没有使用散煤划算,所以从今年起,蒙古夜间电费全免。


乌兰巴托棚户区都是采用散煤取暖


电供暖的类型很多,包括电暖器、电热膜、发热电缆、热泵技术、电锅炉、发热地板、电暖墙等,不管是哪一种,最大的问题就是电费。以延边为例,试点了3个月电供暖,结果3个月后居民发现电费太高承受不了,又改为散煤取暖模式。既然现在强力禁烧煤取暖,是不是可以考虑给各种形式的电采暖一些补贴?


总之,即使认为当下环境污染问题已经火烧眉毛,霹雳手段禁煤势在必行,也得考虑过渡期如何生活的问题。



第4092期

出品 腾讯新闻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新闻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往期回顾:

面对“老流氓”,真的无计可施吗?

为何中国国际学校数量全球第一

给老人装电梯,为何好事难办




首页 - 今日话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