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160余年的金银渡桥之谜

摘要: “人文”栏目,带您领略北仑风土人情!

12-11 02:27 首页 北仑新闻

文/陈一鸣

小浃江发源于太白山麓的天童、凤下、画龙等溪流汇成的三溪浦水库。水库波光灵动,流水源源不断,然后流经东吴、五乡后注入小浃江。小浃江的另一个水源是东钱湖,以其上承钱埭之水而名,称为“钱湖”;以其灌溉作用而言,又称“万金湖”。东钱湖流经邱隘汇入五乡进入北仑界,小浃江原为鄞东地区主要泄洪通道,主河道在北仑的小港境内,又有双峰、枫林、陈山、下邵、龙钟河等十多条支流汇入,最终流经浃水大闸,归甬江口入海。主流长约29公里,江面宽度在十到七十米之间,灌溉面积达五万余亩。

自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邑令宋继祖修筑东冈碶以来,小浃江上游斥卤蓄淡,地成膏腴,两岸日渐屋舍俨然、人丁兴旺。为方便出行及耕作,当地百姓在小浃江上建造了多座古朴敦实的石桥。金银渡桥就是其中一座。金银渡桥坐落在小浃江上游小港街道桥头严村的横里,桥的东头是北仑,桥的西头属鄞州,桥西还建有一间土地祠。

金银渡桥

那金银渡桥是怎么来的呢?据民国《镇海县志》记载:“旧系牵渡,清嘉庆年间(1796年—1820年)里人丁道生设渡,道光三十年(1850年)其孙礼文募资建桥,迤西建土地祠及亭”。

金银渡桥为五孔梁式石平桥

金银渡桥整桥为五孔梁式石平桥,全长46米,其中引桥长22米,正桥长24米,内宽2.1米,高4.5米。木桩基础,石块与石块交错咬搭,空隙处再用块石填实。石墩由大块的两头为圆形年糕式的条石叠压制成,而承托桥面的龙门石伸出桥墩约30厘米左右,为的是牢固地锁定桥面板。桥面用石板梁铺就,两侧设条石栏板,望柱为方柱平头形式,柱与栏板齐平,与栏板采用木结构式勾榫连接,均素面无饰,整桥结实厚重,线条流畅。桥面中央栏板外侧阴刻楷书“金银渡桥”。桥西堍设有一座凉亭,坐西北而朝东南,正中供有土地公公,上有石块阳刻“福德祠”。墙壁上嵌有助银碑四通。高约二米六,宽一米有余,在桥亭的柱子上刻有一副楹联,可以引起每一位过桥之人的遐想与回味,写道:客从何来,到此地鉴观,莫非峰青江上。人惟少坐,或有时领略,正当月照波心。

金银渡桥亭

桥之东面有双峰山,西面有游龙山,一江春水流向东北。水中倒映的古桥、黛峰、晨光、圆月,确是一幅不可多得的月夜美景。亭子里四通捐资助银碑上,密密麻麻地刻满了捐助人姓名和款项,不少文字已显漫漶不清。在左侧主碑上可清晰地辨认出当初建桥时捐款最多者及经办人的详细记录,镌刻:“慈邑半浦郑芸书、郑侣皋、甬江仁记庄,合助银贰千伍佰两”;“丁礼文赔赀银壹千三佰两”;“柱首傅宇宁”“总柱丁礼文仝男督办崇行”;落款:道光三拾年二月日告竣 吉立 榖旦。


慈溪半浦郑氏合助2500两银子


道光三十年是1850年。慈邑半浦郑芸书、郑侣皋、甬江仁记庄,合助2500两银子?这令人遐想,当年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道光年间一两银子折合现在约200多元,那就是五六十万元!就算在今天,这也是一笔巨款!远在百里外的慈溪半浦郑氏到这鄞镇交界的小浃江捐资修桥,这是什么情况?

据《光绪慈溪县志》载:郑一夔,字足人,一字侣皋,道光十一年举人,官丽水教谕。邑中义举多与焉,承父怀清志,倡建校士馆,费三万金。议叙加运同衔,朝廷以“乐善好施”旌之。这里讲述了郑一夔父子捐建慈城校士馆的事。校士馆建于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由郑怀清、郑一夔父子创建。郑怀清为慈溪半浦当地乡贤,少时弃文从商,在杭州做生意。其子郑一夔为浙江丽水教谕(清代文职,官阶从七品,相当县教育局长)。当时,郑怀清、郑一夔父子看到县城每年参加“童试”的几百考生,“椽舍布案已满”后,只能在屋檐、露井、走廊等处考试,且“并肩倚背,列坐其下”,遇到刮风下雨天,更是“浸湿衣裾”,经常“不能展卷作书”,场地狭窄,父子俩于是“捐银二万四千饼”,选择在慈城东北隅,购买土地,招集工匠,建造了正厅五间,左右两庑,考屋六十九间,及厨房、浴室等建筑,共计一百多间。父子俩还把建造多余的钱“制为试案、屏几”等物,用了一年多时间终于建造完工,为全县考生做了一件大好事。朝廷为奖励郑一夔的贡献,给予议叙加运同衔,并拨款赐建“乐善好施”牌坊。“郑芬字芸书,号小谷,慈溪人。道光二年举人。官仁和(今杭州)训导。郑芬父亲郑锡藩与郑怀清是同胞兄弟。《慈溪县志》:“芬处素封若寒士,手不释卷,好奖励后进,资孤寒以膏火,尝置闸涨浦口,糜白金六千,御咸纳淡,岁资其利”。

慈溪县灌浦义渡告示碑照

史料显示慈溪半浦的郑氏在当地是望族,半浦郑氏的“二老阁”在清中期曾一度成为浙东文化中心。如今在半浦对岸的渡亭内还立着一通清代义渡碑示,镌刻着道光年间郑氏家族中人禀呈官府的碑文,称郑氏宗族世居半浦,南首有渡口为鄞慈往来要津,族人郑君选、郑名臣等此前发起捐资兴造渡船,但因经费不足,几经废弛。后在举人郑芬(芸书)、郑一夔(侣皋)努力下,义渡逐渐恢复。咸丰元年(1851年),由郑显煜、郑显泰两人秉承其先人为半浦渡口捐助义田的善行,重举义捐大旗,发动士绅捐助田地,筹集资金,备造渡船三只,在姚江两岸渡口各置天灯。雇工分撑,昼夜轮流,以利行商往来,并重筑南北两岸埠头、船夫住屋。既然系义渡,当然不收渡资。郑氏家族的这一义举受到慈谿县官的表彰,称其“好义可风”、“设立义渡,广济行人,最为地方善举”。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碑上还提到“郑芬与郑一夔均与上年逝世”。因碑落款为咸丰元年(1851年),这样说来,他们二人已于上年道光三十年(1850年)过世。而道光三十年(1850年)金银渡桥才刚刚竣工。当时发生了什么?为何要到百里外的小浃江上来捐资造桥?这些都成一个谜了。

选取郑一夔的诗一首《拟白香山西湖留别》:主恩三载住杭州,西子湖边乐未休。傍水人家全负郭,夕阳烟树半遮楼。前番记梦劳红袖,此去盟心问白鸥。剩有酒痕除未尽,拟将重浣一襟秋。


丁道生和丁礼文之谜亦难解


查找丁道生和丁礼文资料就难了。新编《镇海县志》载:镇海下邵丁家山丁家、江桥丁家、朱街丁家,源出同宗。始祖丁拱,山东青州府益都县人,南宋理宗朝参知政事,居临安,因时局变迁,迁庆元府甬东,旋迁定海崇邱乡双峰山下,繁衍成族。丁氏排行:修敬克纯、崇义得方、训贤允昭、其道弥光。

公议禁碑

虽说近代资料显示双峰山丁家人才济济,百年间,涌现了大商贾、政界要人、工程师、专家等,子孙遍布海内外。但因家谱缺失,询问当地的老人都一无所知。孙子丁礼文,除县志外找不到只言片语的资料,但祖父丁道生在当地散落碑刻却有多处记载。在小浃江边渡头董村的河埠头,有一块乾隆五十年(1785年)的《渡船田碑记》上镌刻有丁道生助钱三十千文;在丁家山的裴将军庙门口,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的《公议禁碑》石刻上,丁道生是三位柱首之一;在天童小白岭的揖让亭石柱上,刻有“镇邑丁道生助石凳一 十 一 条”;还有在《中国民间故事·北仑卷》上有“丁道生捐石凳”的民间故事,故事里他是春晓街道慈岙丁隘种田的新屋太公了。这些也是谜了。

至于为何叫金银渡桥?据《宁波古桥》书上记载,意思是此桥来之不易,造桥之人必有好报,过桥之人讨个好彩头,这是一种说法。而笔者认为,在桥上游三里有鄞镇渡桥,又叫鄞镇通津桥;下游三里有鄞镇江桥,《鄞县通志》记载为银铁渡桥,乾隆《镇海县志》记载为任铁渡桥。当时这三座桥都为鄞县和镇海的界桥,为了免俗,据此推算,金银渡桥应是“镇鄞(金银)”渡桥的谐音而来,当然金银渡桥更加吉利!

世事纷繁,岁月沧桑,历经160余年的金银渡桥看惯了春风秋月、夏花冬雪,但在现代文明的压力下,变得更加苍老了。如今的金银渡桥有多个桥墩下沉,栏板倾斜,让这些谜继续等待解开吧!也许把老桥重新修复,使老桥恢复青春,让老桥继续坚守在北仑母亲河— —小浃江上,这才是对先贤们最好的回报。

本文刊于《北仑新区时刊》2017年10月17日11版

编辑 | 浦薇薇

  详情请见  

北仑新闻客户端或《北仑新区时刊》


长按关注更多精彩


北仑新区时刊 北仑新闻网

新闻报料:86837777  86783613






首页 - 北仑新闻 的更多文章: